時隔2年多,昔日鞋王百麗再度與港股交手。10月10日,百麗國際旗下運動業務板塊“滔搏國際”成功IPO,開盤價8.5港元,開盤市值527億港元, 截至上午10點飆升至565億港元。作為百麗國際旗下的運動零售及服務平臺,滔搏是如何走到行業NO.1的?


滔搏國際港股上市 百麗旗下運動經銷商如何走到行業NO.1


自2006年成為百麗旗下的子公司后,滔搏國際一直獨立運營。大家在國內商場可見的阿迪耐克零售店鋪,背后大多都是滔搏。截至2019年2月28日,其在268座城市共有8343家直營門店和1880家下游零售商經營的加盟店,堪稱國內運動品“巨無霸”。


以8.50港元的發行價計算,滔搏國際將募資79.05億港元,約合10.1億美元,超額配售權獲行使后,最多募資11.7億美元。滔搏國際的上市市值約為527億港元,幾乎相當于2017年百麗國際私有化時531億市值。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滔搏國際上市,是百麗自2017年7月私有化后重回港交所,大股東高瓴資本、鼎暉投資仍舊站在身后。兩年前,鼎暉聯手高瓴收購并私有化百麗,締造港交所史上最大規模的私有化交易,在中國PE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頁。


年入325億,靠著阿迪耐克,它成為中國頭號運動品零售商


靠著賣阿迪、耐克等國際品牌,滔搏國際坐上了國內頭號運動品零售商的寶座。


據了解,滔搏國際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涉足運動產品經營,2006年成為百麗國際旗下的子公司,此后一直作為百麗國際的一項獨立業務運營。


滔搏國際最大的亮點,在于它是國內阿迪、耐克等品牌的銷售商,在國內商場可見的阿迪耐克零售店鋪,背后大多都是滔搏這個中間商。根據招股書,截至2019年2月28日,滔搏國際在268座城市共有8343家直營門店和1880家下游零售商經營的加盟店。


滔搏國際港股上市 百麗旗下運動經銷商如何走到行業NO.1


遍布全國的直營門店網絡,是滔搏國際不可或缺的資產。在滔搏體育的8千多家直營店中,98.8%為單一品牌門店,即以所售產品的品牌來冠名,如阿迪、耐克門店,根據沙利文的數據,這也是國內品牌運動鞋服產品的主要零售方式。除了單一品牌門店,滔搏體育還經營多品牌門店,這一陣地主要開辟在自有門店品牌“Topsports”和“Foss”。


滔搏國際港股上市 百麗旗下運動經銷商如何走到行業NO.1


招股書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滔搏國際年度收入超過325億元,占據了中國運動鞋市場15.9%的份額。與此同時,這個數字更是超越了安踏2018年241億元的營收,居于行業第一。


滔搏國際港股上市 百麗旗下運動經銷商如何走到行業NO.1


滔搏國際與耐克、阿迪的合作已經分別持續了20年和15年,在中國共運營6383間單一品牌。2017財年至2019財年,這兩大主力品牌銷售額,分別占銷售貨品收入總額的90.0%、89.4%和87.4%。


除了阿迪耐克,滔搏國際還代理了幾乎所有國際一線運動品牌,如彪馬、匡威、萬斯、北面、哥倫比亞等,共17個。除此之外,滔搏國際的母公司百麗集團還擁有12個自有鞋類品牌,其中TATA、天美意、百麗等品牌已經牢牢占據線下商鋪。


不過,招股書也提及了滔搏國際業務存在著隱憂——嚴重依賴阿迪達斯和耐克品牌,一旦兩家品牌在國內的銷售出現異樣,亦或合作關生變,都將直接影響滔搏的業績。另外,近年來滔搏國際關店數量幾乎與開店數量持平,來自招股書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滔搏國際新設門店1415家,而關店數量竟達到1374家。


超五百億估值背后的邏輯


從行業背景上看,滔搏國際獲得高估值脫不開體育板塊的行情向好。咨詢公司歐睿國際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運動服飾市場在2014年——2018年規模逐年攀升,增速不斷加快,2018年市場規模已經突破400億美元,同比增長19.5%。雖然運動服飾在整體服飾市場中的占比也在不斷攀升,但人均運動服飾花費仍然較低,未來仍然有巨大的上升空間。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中國體育相關用品及服務方面的消費總額由2014年的2777億元人民幣增長至2018年的4050億元人民幣,年復合增長率為9.9%,且預計2023年將達到6101億元人民幣,自2018年起復合增長率預計為8.5%。而就零售額而言,滔搏國際于2018年在中國運動鞋服零售市場排名首位,零售額高達37.5億元,市場份額為15.9%,比第二名高出4.3%。


從經營業績上看,滔搏國際前期已經積蓄了不小的力量:其收入從2016/17財年(截至2017年2月28日)的人民幣216.90億元增加至2018/19財年(截至2019年2月28日)的人民幣325.64億元,復合年增長率達到22.5%;凈利潤從2016/17財年(截至2017年2月28日)的人民幣13.17億元增加至2018/19財年(截至2019年2月28日)的人民幣22.00億元,復合年增長率達29.2%。


事實上,在2017年高瓴資本主導完成百麗國際的私有化之后,就同時開始與管理層一起開啟公司數字化轉型,而滔搏國際正是數字化升級的前沿陣地。據了解,高瓴資本作為一家中國人創辦的、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市場化、創新型投資機構,以科技賦能實體經濟的系統能力著稱于業內。其基本原則是,在完全尊重體育零售行業運行規律基礎上,以滔搏管理層為主導,以激活基層員工活力為方向,以更好地服務消費者為目標,設計數字工具和技術方案,協助滔搏推進全供應鏈的數字化重塑。


其中,在賦能前線員工方面,公司通過自主開發的移動數字工具包向前線員工提供實時的經營數據及分析,使其能夠采取即時行動以加強商品管理,提高個人及門店的表現,并簡化日常運作流程;在數字化促進門店運營方面,通過在試點門店中安裝智能門店系統以了解購物者消費習慣及店內行為模式,以提供前所未有的消費者見解,幫助公司對產品組合、門店陳列及銷售策略進行精準調整;在優化商品管理方面,公司的“秘訣”是保持適當庫存水平的同時維持極優零售價格,其專有的采購和商品管理系統可以自動生成門店層面的季前采購訂單和熱銷單品的當季補貨預警,從而優化我們的全網商品組合,并保證我們門店的充足庫存水平。


高瓴、鼎暉坐鎮,締造中國PE史上一筆經典投資


在中國20年的PE史上,百麗是一個無可復制的經典案例。


早在2005年,鼎暉投資就挖掘并投資了百麗國際,一舉抓住了中國鞋服消費業務的爆發點。2007年5月,百麗國際在港交所掛牌,市值697億港元。憑借著百麗國際優秀市場表現,那一年鼎暉投資成為年度最佳退出私募股權機構之一。


此后10年,百麗國際迅速擴張,展開了一系列的收購:如3.8億收購斐樂、6億收購妙麗、16億收購森達、以及攜手鼎暉共同收購日本Baroque集團的多數股權。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7年5月,鼎暉聯手高瓴收購并私有化百麗,轟動PE界。兩個月后,百麗國際正式宣布私有化退市,其531億港元的總規模超過此前萬達商業345億港幣的私有化規模,成為港交所史上最大規模的私有化交易。


百麗完成退市后,高瓴資本合計持有百麗56.81%的股份,成為百麗新的控股股東,鼎暉投資持有12.06%。


“外界現在看到的可能是百麗當下的一些問題,但從高瓴的角度看,百麗卻有很多寶藏。”當時,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磊曾公開披露高瓴為何控股百麗,“從白手起家到把做鞋賣鞋做到百麗這樣的體量與市場地位,毫不夸張地說,這是中國企業界一個偉大的成就,在全球的女鞋企業中也是獨一無二的”。


正是憑借對百麗國際的私有化收購、對倉儲物流企業普洛斯的投資以及在其他多個領域的布局和建樹,高瓴資本被評為2017年最佳私募股權機構。


回過頭來看,鼎暉和百麗自2005年投資以來,已經保持了長達15年深入的合作關系,這是聯合百麗投資日本baroque集團及聯手高瓴私有化百麗這兩個后續投資機會的關鍵。在PE同行看來,和消費領域頭部企業保持長期深入的合作關系并創造出更多投資機會,這是鼎暉特色,包括此前雙匯,都是一個項目帶來持續的不同投資機會。


在百麗國際退市不足一年時,就曾有消息稱百麗將分拆運動業務進行上市,估值300多億。為了將百麗其他業務與運動業務劃清界限,滔搏國際在2018年進行了重組,股權結構也發生了變化。目前百麗國際、高瓴、鼎暉等都是其背后的重要股東。


滔搏國際港股上市 百麗旗下運動經銷商如何走到行業NO.1


國內鞋服市場個性化明顯,自退市以來,百麗一直在謀求年輕化,并且向更多服飾品類靠近。2018年8月,百麗與輕奢女鞋品牌73Hours簽署收購協議,成為其控股股東,該品牌繼續獨立運營;此外,百麗集團還入股了于2000年創立的小眾時裝品牌initial,嘗試舒適簡約的復古風格等等。


實際上,在2017年百麗私有化之后,高瓴資本就與管理層一起開啟了公司的數字化轉型,而滔搏國際正是數字化升級的前沿陣地。其具體路徑是,以滔搏管理層為主導,以激活基層員工活力為方向,設計技術解決方案,推進滔搏全供應鏈的數字化重塑。


通過科技化全面賦能零售運營,滔搏實現了業界領先的產出及運營效率。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及2019年2月28日止,滔搏年度總收入分別增長22.4%及22.7%,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此增速分別領先行業增速近10%。


運動鞋市場風云:一場國際大牌VS國民老友的拉鋸戰


最近,運動鞋市場不太平。NBA事件的發酵間接導致炒鞋一族遭遇“黑天鵝”,NBA聯名款運動鞋一時間無人問津跌至冰點,正面給炒鞋市場潑了一盆冷水。


長久以來,在運動鞋服市場,國際品牌占領市場、國潮突飛猛進,老牌國產運動品牌看似夾縫中生長著——時尚零售行業的競爭向來殘忍。


滔搏國際依靠銷售阿迪耐克成為國內頭號運動品零售商,它的勁敵就包括運動鞋老大哥李寧、安踏等。


在中國的體育用品品牌中,安踏集團穩穩坐在頭把交椅,并且早已成功躋身全球體育用品公司前四,與阿迪、耐克、安德瑪并列。更值得一提的是,安踏的股價十年來上漲近50倍,市值逼近2000億大關。十一假期期間,安踏體育三天內兩次大漲創新高,超過申洲國際成為國內最大的服飾零售集團。


這是一場國際大牌和國民老品牌的較量。最近幾年,鞋服市場常常“思舊”,人們驚訝地發現,80后記憶里的運動鞋開始換發新春。不止是安踏,李寧市值也創下了近5年來的新高。李寧曾經在采訪中說過這樣一句話:“轉型失敗比虧損更有壓力”,而這似乎是所有運動品牌最為擔憂的一點。


幾十塊的國產運動品牌“飛躍”,世人眼中幾乎沒什么存在感的地攤貨,行銷全球后,價格被炒翻50多倍。兩年前,這雙鞋幾乎成了中國時裝icon,被擺進了世界知名的鞋店當中,韓國人甚至還穿著它亮相時裝周。幾天前,飛躍鞋同Chanel鞋履設計師合作鞋款在巴黎發售,又一次引發了瘋搶的熱潮。


而這些眾多老品牌,都是滔搏國際的有力競爭者。市場不斷升溫,研究機構歐睿信息咨詢早前預計,中國運動服市場的價值將從2018年的400億美元增長到2023年的580億美元,眾品牌們都在摩拳擦掌。


這場來自腳下的“比拼”,從來沒有休止,還將繼續延續下去。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