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監控設備龍頭制造商海康威視(002415.SZ)10月10日開盤大跌,截至發稿,報29.65元,跌8.2%。目前,海康威視市值2796億元。針對美國商務部將公司列入實體清單,海康威視9日晚公告表示,納入實體清單不會對公司的正常生產經營產生重大影響。


海康威視復牌大跌 內憂外患之下安防龍頭如何破題


海康威視公布被美制裁應對方案


海康威視公司高級副總裁、董事會秘書黃方紅在10月9日下午召開的電話會議上表示,此事件短期會對公司產生一定沖擊,業績會出現波動,不過中長期影響預計將逐漸減少。


黃方紅稱,從去年開始,海康威視已經加強了物料替代工作,對所有美國物料進行了梳理,并全面開展了美國元器件替代工作。目前絕大多數美國元器件都可替代,預計不會影響產品性能或影響較為輕微。少量暫時來不及替代的物料,將通過增加庫存來換取更長的替代處理時間。對于不能直接替代的物料,將會提供性能相同或相似的其他產品方案。


黃方紅表示,在安防領域,尤其在專用器件上,海康威視對美國進口依存很低,而在通用器件商依存度較高,包括GPU、CPU、DSP等。


黃方紅表示,在保持核心競爭力方面,公司態度非常堅決。"芯片受限制,我們就換芯片;換不了芯片的,我們換組件;換不了組件的,我們重新設計產品。如果有需要,我們自己設計芯片。"她說。


黃方紅稱,總體上公司沒有放棄美國市場的計劃,仍然會繼續開拓美國市場。


海康威視復牌大跌 內憂外患之下安防龍頭如何破題

安防巨頭業績增速下滑


步入第18個年頭的海康威視在今年4月收到一份沉重的“成年禮”:2019年一季度凈利潤同比下滑15.4%,成為史上第一次負增長;營收同比增長6.2%,也是增速首次掉至個位數。


2019年半年報顯示,海康威視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239.23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14.60%;實現歸母凈利潤42.17億元,比上年同期僅增長1.67%。


海康威視復牌大跌 內憂外患之下安防龍頭如何破題


對于業績增速下滑,海康威視方面表示:“從一季度我們收入增速較低和凈利潤負增長這個結果來說,安防作為我們的主業,占到95%左右,安防總體不好才會出現這么一個情況。一季度最大的落差是凈利潤的負增長。”公司認為這里有自身原因,更多的是受整個宏觀問題的影響。


一位行業觀察人士則對記者表示,海康威視業績上的疲軟其實在去年就已經開始顯現了。盡管如此,海康威視上半年的凈資產收益率表現總體還不錯,但這主要是靠推升杠桿的方式實現的。長遠來看,真正提升凈資產收益率,就必須提升經營效率和盈利能力。海康威視可能還需要至少1-2個季度證實自己的業績增長重回正軌。


這家在深圳中小板市值高達3000億元、多年占據全球市場份額榜首的安防廠商,正身處內外競爭環境的裂變期。


海康最初的生意是板卡和硬盤錄像機,銷售給整機廠和工程商,一年就把銷售額做到3000多萬元,2003年至約1.5億元。


2007年4月,海康設立了海外第一站,在美國達拉斯注冊了子公司,派了四名員工去干了三年。到2009年,海康一方面加大了在美國的投入,又進入歐洲、印度等市場,當年境外銷售達4.4億元,占總收入約21%。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 2018年7月發布的《2018全球視頻監控信息服務報告》,以2017年的業績計算,海康威視位列全球視頻監控設備市場第1位,市場份額37.94%,連續七年(2011-2017)蟬聯全球第一。


回顧海康起家之策,胡揚忠并不認為是價格低,而是中國企業的產品更新換代快。用新一代產品與國外上一代產品競爭,無論是性能還是成本都有競爭力。“我們是靠小步快跑出來的。”胡揚忠說。


然而,近一年多來,海康威視正面臨著內憂外患。


在海外,海康威視屢遭美國政客的點名與壓制。10月7日,美商務部產業安全局(BIS)把包括海康在內的28家中國實體加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美國的制裁如同懸在海康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最終落下。


北美大大小小的安防公司嗅到了市場機會。安防商Identiv的CEO哈姆弗雷斯(Steven Humphreys)在去年8月表示,美國政府機構將不得不停止購買海康和大華的產品服務對公司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摩托羅拉系統公司(Motorola Solutions)CEO布朗(Greg Brown)在今年2月的財報會上稱“將努力成為西方的替代選擇。”


在國內,隨著云計算、AI等技術進步,各路跨界者正在闖入這個規模超6000億元的“藍海”。以華為、阿里、騰訊為代表的科技巨頭高舉高打,通過提供云服務入局。


安防大且散的特點恰好對上了創業公司的胃口。一眾AI明星企業不謀而合地將賽道選在了安防,從軟件到硬件,企圖以技術優勢奪下一塊增量市場。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