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臣控股(01955)于2019年9月27日-10月3日招股,公司擬發行1.25億股,香港公開發售占10%,國際發售占90%。每股1-1.2港元,每手2000股,預期股份將于2019年10月16日開始于聯交所買賣。據悉,該公司是香港首屈一指的環境衛生服務供應商,提供的環境衛生服務范圍廣泛。


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3個財政年度,該公司分別實現收益約12.04億港元、12.86億港元及14.33億港元;年內溢利分別為4433.8萬港元、3593.1萬港元及2180.7萬港元。


另外,公司已與香港南洋及陳賢耿訂立基石投資協議,香港南洋及陳賢耿將分別認購4500萬港元及1000萬港元發售股份。


莊臣控股預計10月16日香港上市 擬發行1.25億股香港占10%


假設發售價為每股股份1.10港元,全球發售凈籌約1億港元。約34.8%將用于撥付預付成本,以管理薪金付款與銷售收入收款之間的現金流量錯配;約19.0%將用于升級軟硬件并主要為合約及營運部門增聘人才,以提高營運效率及環境衛生服務質量;17.4%將用于收購合適的新專業車輛以提供環境衛生服務;約5.8%將用于購買合適的新自動化清潔機器及設備,主要為提供環境衛生服務;約6.0%將用于一般營運資金。


據悉,香港南洋為上海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的間接全資附屬公司,主要從事證券投資。


陳賢耿創辦廣東景龍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現任公司董事長。廣東景龍是實力雄厚的裝飾項目設計及裝飾供應商,與其附屬公司一同主要從事物業發展項目及提供建材物流、項目管理、建筑設計及物業管理等各類物業發展相關服務。


莊臣控股有限公司是香港的一家環境衛生服務提供商,它的客戶來源于政府部門和非政府部門,其中政府部門收入占到公司營收的60%上下,非政府部門收入占到公司營收的40%上下。


莊臣控股預計10月16日香港上市 擬發行1.25億股香港占10%


公司2017年度至2019年度營業收入分別為12.0億元(港元,下同),12.9億元、14.3億元,逐年遞增,但增速較緩;2017年度至2019年度凈利潤分別為0.44億元、0.36億元和0.22億元,凈利率分別為3.7%、2.8%和1.5%,逐年下降,三年之間凈利潤腰斬。


這是為什么呢?莊臣控股的營收數據比較穩定,但是凈利潤為什么短短三年之間就出現腰斬呢?凈利率低、費用成本大增


上游原材料成本增加?費用增加?我們來具體看看。


根據莊臣控股有限公司披露的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2017年度至2019年度的毛利率分別為7.4%、7.4%和7.2%,毛利率比較穩定,但是毛利率非常低,只有個位數,這在其他行業很少見的,也就注定了莊臣控股的盈利能力不會強,且抗風險性比較弱,因為,不管是毛利率小幅變動還是費用變動,又或者是資產減值,都會對公司的凈利潤產生很大的沖擊。


毛利率基本保持不變,那麼,導致公司凈利潤下滑的主要原因肯定就在費用端了。莊臣控股的費用端占比最大的就是行政開支,行政開支的持續攀升是導致公司凈利潤、凈利率大幅下滑的主要因素。具體看公司的行政開支由截至2017年度約0.38億,增加至2018年度約0.55億,2019年度進一步增加至0.69億元,三年之間增長了0.31億元,增長了近一倍,增速大幅高于營收增速。


莊臣控股預計10月16日香港上市 擬發行1.25億股香港占10%


行政開支大幅攀升對公司利潤有多少影響呢?我們簡單測算,如果莊臣控股的行政開支增速和營收增速保持一致,那麼,2019年公司的行政開支應該約為0.46億元,而實際為0.69億元,增厚公司稅前利潤約0.23億元,比2019年度公司的實際凈利潤還多。


另外,巨額應收賬款也是非常值得警惕的,莊臣控股在2017年度的時候應收賬款約為1.86億元,2018年度約為2.37億元,2019年度進一步攀升至約2.69億元,2018年度和2019年度公司應收賬款攀升了0.83億元,而同期公司賺的凈利潤總和為0.58億元,意味者這幾年公司雖然賺錢了,但實際公司主營業務的凈現金流量是流出的,賺得錢都沒有轉化為現金。


莊臣控股預計10月16日香港上市 擬發行1.25億股香港占10%


如果再來看看具體的金額那就更令人擔憂,截至2019年6月31日,莊臣控股的應收賬款高達4.12億元,而公司凈利潤一年才幾千萬,應收賬款出現一點點減值,那也就意味著公司一年、甚至幾年白干了。


最后,我們再來簡單談談公司的業務。業務模式附加值低、競爭大


從莊臣控股的毛利率就可以大致推斷出,公司所在的這個行業競爭大、產品附加值低。


公司的業務模式主要是投標、報價、獲得業務。從以往的經營狀況來看,莊臣控股想要賺錢非常困難,因為,努力的投標、報價獲得業務之后,辛辛苦苦的干完活,卻拿不到現金,只能給對方賒賬,而如果不賒賬,很可能下次公司就拿不到這筆業務,賒賬之后且有一定可能會出現壞賬。


這樣的狀況注定不可持續,因為公司每年給客戶賒賬的金額比凈利潤高,意味著主營業務不給公司創造正的凈現金流量,每年還需要大筆借錢去找業務做業績,你說這個狀況怎么持續?


如果我們再來結合2019年度莊臣控股新增的應收賬款來看(由2019年3月31日的2.69億元,進一步猛增至2019年6月31日的4.12億元),短短一個季度增加約1.43億元,公司的經營狀況有進一步惡化的跡象。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