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所網站10月8日發布消息稱,科創板上市委2019年第33次審議會議將于10月16日下午召開。屆時將審議江蘇碩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洛陽建龍微納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建龍微納”)的科創板首發申請。

建龍微納科創板首發申請 研發占比低于5%毛利被指踩高蹺

建龍微納計劃發行股份不超過1446萬股,擬募集資金3.64億元,將用于建設吸附材料產業園項目(三期)等6個項目。建龍微納保薦機構為中天國富證券。


招股書顯示,建龍微納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營業收入分別為1.30億元、2.44億元、3.78億元和2.16億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8408.28萬元、1.61億元、2.52億元和1.37億元,均未跟上營收的步伐。


報告期內,建龍微納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1039.57萬元、-1018.82萬元、4707.25萬元和4953.82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996.58萬元、5444.84萬元、7469.09萬元和3193.65萬元。


建龍微納曾于2015年9月17日在新三板掛牌,2018年11月1日摘牌。對比建龍微納2016年和2017年的年報可以發現,包括營業收入、凈利潤、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等多處數據與其科創板招股書中存在不一致情形。其中尤以2017年凈利潤數據變化最大,其年報顯示,2017年凈利潤為2053.58萬元,招股書中當年凈利潤則由盈轉虧,變為-1018.82萬元。


報告期內,建龍微納研發費用分別為606.14萬元、802.23萬元、1241.02萬元和697.83萬元。雖然其研發費用在不斷上漲,但研發費用占營收的比例卻在逐年降低,報告期內,建龍微納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66%、3.28%、3.28%和3.23%。而可比上市公司中,2016年-2018年上海恒業研發費用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5.02%、4.48%和3.59%,雪山實業同期研發費用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5.66%、5.33%和5.22%。


招股書顯示,2016-2018年,建龍微納的毛利率分別為39.33%、31.92%和34.89%;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別為24.06%、25.71%和22.01%。而建龍微納2017年虧損1019萬元,在如此背景下,其毛利率仍高于行業平均6個百分點,這一數據的真實性被市場質疑。


《證券市場紅周刊》根據建龍微納的產銷數據及毛利率情況,對其存貨數據能否匹配進行了驗證。通過數據核算,《證券市場紅周刊》稱建龍微納主要產品在報告期內不但沒有新增,反而每年都有所減少,減少金額分別為132.25萬元、279.64萬元和115.55萬元。然而,招股書顯示,2018年建龍微納庫存商品期初金額為2100.66萬元,期末金額為3205.91萬元。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1100余萬元。


對上述問題,中國經濟網記者發送郵件至建龍微納,該公司相關人員回復稱,相關問題以公開披露文件為準。


建龍微納擬于科創板上市 曾掛牌新三板


建龍微納主要從事無機非金屬多孔晶體材料分子篩吸附劑相關產品研發、生產、銷售及技術服務的業務,主要產品為分子篩原粉、分子篩活化粉和成型分子篩三大類。


公開資料顯示,建龍微納前身為洛陽市建龍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7月27日,公司以2015年3月31日為改制基準日,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截至2015年3月31日,建龍有限累計未分配利潤為-2,202.54 萬元,存在未彌補虧損。


建龍微納于2015年9月17日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證券簡稱為建龍微納,證券代碼為833540;2018年11月1日,經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同意,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終止掛牌。


建龍微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為李建波、李小紅夫婦,其直接和間接合計控制該公司 53.86%的股權。其中,李建波直接持有建龍微納股份1435萬股,持股比例為33.10%,其控制的深圳深云龍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持有建龍微納股份500萬股,持股比例為11.53%;李小紅直接持有建龍微納股份400萬股,持股比例為9.23%。


李建波、李小紅夫婦均為中國國籍,無永久境外居留權。


建龍微納擬于上交所科創板上市,保薦機構為中天國富證券,審計機構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該公司計劃發行股份不超過1446萬股,本次發行的股份占發行后總股本的比例為不低于25.00%。


建龍微納本次擬募集資金3.64億元,分別用于吸附材料產業園項目(三期)、技術創新中心建設項目、年產富氧分子篩 4500噸項目、5000 噸活性氧化鋁生產線建設項目、中水循環回用39.6萬噸/年項目和成品倉庫倉儲智能化改造項目。


2017年現虧損 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跟不上營收


招股書顯示,建龍微納在報告期內營業收入雖然逐年增長,但凈利潤卻出現大幅波動,2017年甚至虧損逾1000萬元。


同時,報告期內,建龍微納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均未跟上營收的步伐。


建龍微納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1.30億元、2.44億元、3.78億元和2.16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1039.57萬元、-1018.82萬元、4707.25萬元和4953.82萬元。


對于虧損的原因,建龍微納表示,因公司作為擔保方為洛陽市海龍精鑄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龍精鑄”)代償了銀行債務合計 3,262.00 萬元,導致公司2017年度的凈利潤出現1018.82萬元虧損。建龍微納還在招股書中稱,由于公司2017年度存在因擔保產生的或有事項所計提的預計負債3042.00萬元,故扣除該因素影響后公司2017年度利潤總額為2324.42萬元。


報告期內,建龍微納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8408.28萬元、1.61億元、2.52億元和1.37億元。


報告期內,建龍微納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996.58萬元、5444.84萬元、7469.09萬元和3193.65萬元。

建龍微納科創板首發申請 研發占比低于5%毛利被指踩高蹺

曾陷擔保危機


建龍微納在招股書中承認,自2013年以來,公司因建設吸附材料產業園區項目,資金需求量大,但融資方式較為單一,主要依靠銀行貸款進行融資。除以自有資產抵押、控股股東與實際控制人保證、股權質押等方式進行擔保外,還需要通過與其他公司互相擔保的方式,以獲得充足的銀行貸款資金用于項目建設。為此,公司與海龍精鑄、偃師市光明高科耐火材料制品有限公司、河南洛染股份有限公司、洛陽洛北重工機械有限公司存在銀行貸款互相擔保情況。


海龍精鑄于2016年12月和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洛陽分行簽訂了流動資金貸款合同,貸款金額1045.00萬元,貸款期限一年。貸款到期后,海龍精鑄逾期未還。


建龍微納于2018年12月代海龍精鑄償還了銀行債務共1170.00萬元(其中代償本金1040.37萬元,利息129.63萬元)。2019年4月,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洛陽分行華陽支行出具了《代償證明》:公司針對上述貸款合同項下債務之連帶保證責任解除。


招股書與年報多處數據“打架”


建龍微納此前發布的年報顯示,2016年和2017年的營收分別為1.28億元和2.46億元,科創板招股書的相關數據分別為1.30億元、2.44億元;凈利潤方面,年報顯示,建龍微納2016年和2017年分別為1021.66萬元和2053.58萬元;而招股書中,2016年凈利潤變為1039.57萬元,2017年凈利潤則由盈轉虧,變為-1018.82萬元。

建龍微納科創板首發申請 研發占比低于5%毛利被指踩高蹺

來源:建龍微納2017年年報

建龍微納科創板首發申請 研發占比低于5%毛利被指踩高蹺

來源:建龍微納招股說明書


事實上,除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數據外,建龍微納2016年年報、2017年年報所披露的數據與科創板招股書披露的數據相比還存在多處差異。


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方面,建龍微納招股書披露的2016年和2017年的兩項合計金額分別為2789萬元和4478萬元;而年報中這兩項合計金額卻分別為2663萬元和4464萬元,前者相比后者分別多出了126萬元和15萬元。


存貨方面,建龍微納招股書中2016年和2017年存貨金額分別為4610萬元和4945萬元;而年報中卻分別為4672萬元和4958萬元,前者比后者分別少了62萬元和13萬元。


應交稅費方面,建龍微納招股書中2016年和2017年應交稅費分別為42萬元和353萬元;而年報中變為81萬元和470萬元,尤其在2017年中,應繳稅款調增了117萬元之多。


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方面,建龍微納招股書中2016和2017年分別為7544萬元和13702萬元;年報中則為7425萬元和13728萬元。


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方面,建龍微納招股書中2016年為6107萬元;而年報中只有3275萬元,變動了2832萬元。


此外,建龍微納遞延所得稅資產、預付款項、資產、收到的其他與籌資活動有關的現金等財務數據均有不同程度的變化。


研發費用占營收的比例低于同行業公司


報告期內,建龍微納研發費用分別為606.14萬元、802.23萬元、1241.02萬元和697.83萬元,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66%、3.28%、3.28%和3.23%。

建龍微納科創板首發申請 研發占比低于5%毛利被指踩高蹺

建龍微納研發費用占比較低的情況,也引起了上交所的關注。在上交所下發的問詢函中,要求該公司“分析研發費用投入是否合理,能否使主要產品保持技術先進性”。


建龍微納回復問詢函稱,公司目前的主要產品在報告期之前已經完成研發。前期研發成果的不斷產業化以及產能逐步擴張,報告期公司營業收入增長較快,2017年與2018年同比增長分別達88.05%和54.70%,營業收入增幅相對較快,導致公司的研發費用比例相對偏低。


同時,建龍微納還將自身研發費用占比情況與可比同行業公司作出比較,其列出的同行業可比公司為上海恒業和雪山實業。2016年-2018年,上海恒業研發費用分別為833.29萬元、836.71萬元和781.07萬元,研發費用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5.02%、4.48%和3.59%;雪山實業研發費用分別為180.10萬元、175.06萬元和284.00萬元,研發費用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5.66%、5.33%和5.22%。

建龍微納科創板首發申請 研發占比低于5%毛利被指踩高蹺

建龍微納與可比同行業公司的研發費用占比情況比較


建龍微納稱,公司的研發費用占比略低于上海恒業、雪山實業,但研發費用的增幅相對較大。2016年度至2018年度,公司研發費用分別達到606.14萬元、802.23萬元和1241.02萬元。研發費用逐年上升,復合增長率達43.09%,高于上海恒業-3.18%和雪山實業25.57%的復合增長率。


從人員結構來看,截至2019年6月30日,建龍微納共有研發人員56名,占該公司員工人數的比例為11.69%。此外,建龍微納本科以上人員數量僅有57人,占總員工人數的比例的11.90%。

建龍微納科創板首發申請 研發占比低于5%毛利被指踩高蹺

銷售費用占營收比例高于同行業公司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建龍微納的銷售費用分別為1323.57萬元、2261.35萬元、3106.78萬元和1516.04萬元,銷售費用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0.18%、9.25%、8.21%和7.01%。


同行業可比公司上海恒業和雪山實業在報告期內的銷售費用占比均低于建龍微納。


其中,上海恒業銷售費用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4.37%、3.85%、3.95%和3.62%;雪山實業銷售費用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5.73%、6.79%、5.44%和5.19%。


毛利率被指“踩高蹺”


招股書顯示,2016年度至2019年1-6 月,建龍微納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39.33%、31.92%、34.89%和38.11%,高于上海恒業的26.12%、27.02%、21.21%和20.74%與雪山實業的21.99%、24.39%、22.81%和19.29%。


證券市場紅周刊報道稱,報告期內,上海恒業和雪山實業的平均毛利率分別僅為24.06%、25.71%及22.01%。其中2016年建龍微納毛利率超出行業均值12%以上,2018年更是超出行業均值15%以上,而即便在2017年建龍微納毛利率出現下降、業績出現虧損情況下,毛利率仍比同行業高出6%以上。很顯然,建龍微納“踩高蹺”的毛利率是并不正常的。


如果毛利率異常,其財務數據勾稽關系也會出現問題。招股書披露,建龍微納的主要產品分為成型分子篩、分子篩原粉和分子篩活化粉,其中成型分子篩和分子篩原粉為其貢獻了90%以上的收入,分子篩活化粉則為其貢獻了4%到6%的收入,而其他報告活性氧化鋁在內非主要產品每年貢獻的收入數百萬元。招股說明書還披露了建龍微納主要產品的產量、銷量、自用量、主要產品的銷售均價等數據,結合其毛利率不難核算出其產品的成本價。結合其新增庫存商品數量和成本價即可推斷出該公司每年新增庫存商品的金額。


經過核算,該公司主要產品在報告期內不但沒有新增,反而每年都有所減少,減少金額分別為132.25萬元、279.64萬元和115.55萬元。


然而,從其披露的存貨情況看,卻與核算結果是有所出入的。以2018年為例,根據招股書披露的存貨構成情況,2018年該公司存貨中庫存商品的期初金額為2100.66萬元,期末金額則為3205.91萬元,這也就意味著該公司當年的庫存商品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1100余萬元。該公司除了主要產品外,還有少量活性氧化鋁等產品出售,然而這些產品2018年的總銷售額加起來也不過900余萬元,不應該出現上千萬元的存貨新增。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