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車新勢力企業在資金等方面正遭遇嚴峻的考驗。以1元買下一汽華利生產資質、同時擔下8億多債務的拜騰汽車,尚未在規定時間內付款。


“就付款相關事宜,拜騰與一汽夏利始終保持著積極溝通,并對此進行了妥善安排。拜騰南京工廠建設項目正在有序推進,待工廠施工最終完成,會按照相關規定,完成生產準入。”拜騰汽車方面今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付款逾期 拜騰購買一汽夏利股權事項或出現變數

10月9日,一汽夏利董秘在回復投資人關于拜騰欠款是否到位時稱,目前尚未收到南京知行代華利公司歸還的部分款項,公司將積極督促南京知行早日歸還相關款項。2018年9月,一汽夏利發布公告稱,將以1元的價格將全資子公司一汽華利100%股權轉讓給南京知行,而南京知行旗下汽車品牌正是拜騰。盡管股權轉讓費用僅1元,但南京知行還需要支付華利公司應付職工薪酬5462萬元,及華利汽車所欠的8億元債務,其中8億元債務要在2019年9月30日前分期償還。在本次股權交易完成后,拜騰可獲得一汽華利造車資質。目前,一汽華利方面仍沒有收到拜騰汽車剩余4.7億元的打款。


拜騰汽車付款逾期,在一定程度上反應了其資金較為緊張的局面。不過,在今年9月法蘭克福車展上,拜騰首席執行官戴雷在車展上稱,拜騰的C輪融資即將結束,預計融資規模為5億美元,參與的投資方包括一汽集團和南京市政府旗下產業投資基金等,該筆資金主要應用于首款量產車型M-Byte的投產。戴雷在車展期間接受媒體采訪時稱,拜騰已經與一汽集團簽訂了投資協議,剩下一些與融資機構的流程在走。不久前,戴雷在官方微博上稱,韓國汽車零部件制造商MS Autotech旗下子公司Myoung Shin Co.也將參與拜騰的C輪融資,雙方當日還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將在本地制造、銷售、供應鏈和投資等多個領域展開戰略合作。此外,在C輪融資之后,拜騰汽車會立刻啟動D輪融資。

付款逾期 拜騰購買一汽夏利股權事項或出現變數

拜騰汽車的首款量產車型——M-Byte已在法蘭克福車展正式亮相。按照最新計劃,預計2019年底量產的拜騰M-Byte將于2020年中開始量產,先在中國市場交付,預計2020年開始接受歐洲和北美地區的預訂,2021年正式進入歐美市場。而拜騰在南京的工廠已經基本完工,沖壓、焊裝、涂裝、總裝和電池等五大車間設備安裝均已就緒,今年10月份進入試生產。


公開資料顯示,拜騰汽車此前完成的A輪與B輪融資總計達7億美元,其中一汽集團在B輪中以2.65億美元領投,并在C輪融資中持續投入。也就是說,一汽是拜騰汽車的主要投資方。有傳言稱,由于一汽集團話語權較大,一汽以外跟投機構是否跟投充滿不確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新任法拉第未來CEO畢福康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提及,自己離開拜騰汽車的原因是投資方一汽集團干涉過多,這引起了業內人士對拜騰汽車獨立經營的質疑。隨后,拜騰汽車方面發布聲明稱拜騰一直獨立運營并譴責了畢福康的言論,畢福康則發微博澄清稱媒體斷章取義。


對于拜騰汽車9月30日前仍然不付款,一汽夏利是否有權利終止轉讓,一汽夏利方面在投資者問答中稱:“希望對方按協議約定盡快代華利公司歸還欠款,如終止協議對雙方都會造成影響。”


在LMC汽車市場咨詢(上海)有限公司總經理曾志凌看來,此前一汽集團對拜騰的投資屬于戰略投資,有一定的話語權。“一汽的問題存留的時間很久,單靠自身從內部來打破進行創新很難,它的問題在于很保守,拜騰對它的意義是鯰魚效應,而拜騰這樣的企業也會獨立發展,最好的方式就是合作,不是誰吃誰。”曾志凌對記者表示,一汽需要造車企業增加活力從而實現造血,如果毀約,對雙方都會造成不利影響。


除了拜騰汽車外,當前造車新勢力企業整體都在經歷著資本寒冬。全球數據研究機構PitchBook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國電動車領域所獲得的風投金額同比下降近九成,,跌至7.83億美元,而2018年同期(截至2018年6月中旬)的風投金額高達60億美元。風險投資家對于中國電動車行業的投資項目開始變得謹慎起來。在資金使用上,造車企業開始提升資金使用效率,通過裁員等方式來降低成本。以頭部造車企業蔚來為例,其已先后開展兩次裁員。


此外,今年上半年,造車新勢力企業的銷量均不足萬輛,對比造車新勢力企業設立的年銷量目標,當前現狀也與目標存在較大差距。一些造車企業出現拖欠貨款、工廠停擺的風波。顯然,造車新勢力企業正在加速洗牌,嚴峻的形勢也正在考驗著這些企業如何續命。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