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華章科技(01673)發布公告稱,迪拜政府已批準公司建立一家合資企業—合和資源FZE公司,目前由集團全資擁有。公司在項目發起人方安空領導下已在迪拜杰貝阿里自由區建立零廢金屬回收項目(下稱“金屬回收項目”)。


華章科技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的科技型企業,擁有二十多年在造紙行業電氣自動化、流漿箱及成型器、環保設備及工程的經驗,是中國造紙裝備的領先供應商。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華章科技9月25日發布全年業績公告,公司大幅盈轉虧。根據公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年度業績,公司錄得收入7.64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同比增長24.8%,但是毛利同比下降11.9%至1.21億元,股東應占利潤更是由去年同期的4828.51萬元盈利,轉為大幅虧損1.28億元,目前每股基本虧損為17.61分,暫不派息。


造紙設備巨頭華章科技凈虧過億 卻到迪拜做金屬回收 是噱頭?


疑問在于,業績不佳的華章科技,為何要選擇迪拜這么一個遍地土豪的城市去做金屬回收項目?據其公告稱,金屬回收項目將結合迪拜的物流優勢﹑迪拜毗鄰國家擁有大量的人力資源﹑項目領導者方安空豐富經驗和現代回收技術來消除浪費,以創造經濟上可行的綠色回收循環經濟。


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告訴時間財經,關鍵是看投資這個項目有沒有前景。如果是與主營業務極大不相關的業務,但未來有前景,那也可能是有希望的。若與不相關又沒有前景,可能會存在以此為“噱頭”刺激股價的動機。


中泰證券最新研報顯示,2017年中國廢金屬回收量為3.58億噸,廢玻璃回收量為1070萬噸,可預見再生資源回收量大,對應分選設備市場空間大。時間財經就進軍迪拜做環保相關問題致電華章科技,其稱,負責人出差,無法給予回復。


一位不愿具名業內資深環保專家告訴時間財經,從大方向來看,環保前景較為廣闊,跑到迪拜做這個項目的確難以理解。“這種項目沒有想的那么簡單,需要看清項目的整個邏輯。”


截至10月10日港股收盤,華章科技股價為3.40 港元/股,跌1.16%,市值24.95億港元(折合人民幣22.63億元)。


為何此時進軍環保?


華章科技業務分為四類:工業產品業務,包括工業自動化系統;流漿箱項目承包服務,包括設計服務、專案管理服務和安裝服務;環保產品業務,包括污泥處理產品、污水處理產品和垃圾衍生燃料產品(下稱“RDF 產品”);支援服務業務,包括售后服務、機器運行服務、倉庫物流服務和翻新服務。


2019年1月,華章科技公告宣布,公司有機會在中國境外建立廢物處理廠,以在全球范圍內發展廢物回收和處理服務業務。彼時,董事會解釋稱,此機會一旦能實現,將代表集團環保服務業務有突破性的擴展。


10月7日,華章科技公告顯示,廢物回收和處理服務業務項目的發起人兼首席顧問是為方安空,其為中國可循環利用金屬資源的綜合利用的先驅,并且是金屬循環利用領域的領先者。方安空創立了齊合天地集團有限公司(現稱為齊合環保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齊合”),一家于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上市的公司,曾經是中國最大及最高盈收的金屬回收業務。于2015年離開齊合之后,方安空花了數年時間,創建了一個為亞洲、歐洲和北美服務的大型綜合廢金屬回收園區。


華章科技的金屬回收項目將是零廢物,因為所有原材料(廢金屬)都將被回收或轉化為成品。主要是將進口廢料(例如汽車、硬件﹑電線和電纜),然后將其分解為黑色和有色金屬廢料和塑料;不可回收的廢物將被回收為建筑材料。該工廠將分期建設,計劃于2023年至2024年全面投入運營時可處理多達500萬噸的廢料。廢料將從美國、歐洲、亞洲和大洋洲的供應商處進口。成品將在全球銷售。


值得注意的是,迪拜素以遍地豪車聞名,大街上也素有大量廢車存在,是否有可能也會處理迪拜本地的汽車等廢料。不過公告上并未提出處理迪拜廢棄豪車這種可能。


盡管大力進軍廢料處理業務,但是公司今年上半年的環保業績虧損。2019年上半年,環保產品銷售收入同比顯著減少約51.9%。該減少主要由于今年上半年并無銷售利潤率較低的RDF產品,且廢水處理產品的需求減少。因此,環保業務的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約 22.7%顯著減少至今年上半年為3.2%,由于數個項目暫停,公司確認該等項目于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年度虧損。


正如前述專家所言,這種廢料處理項目并不簡單,項目邏輯如何很重要。


2019年上半年,華章科技營業額約7.64億元,較2018年同期上升約24.8%,但凈利潤錄得虧損約1.30億元,該期間出現重大虧損,主要受到一次性減值及費用所影響。


主業盈利全線受挫


9月25日,華章科技發布全年業績公告稱,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年度業績,公司錄得收入7.64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同比增長24.8%,但是毛利同比下降11.9%至1.21億元,股東應占利潤更是由去年同期的4828.51萬元盈利,轉為大幅虧損1.28億元。而且在大幅盈轉虧的背后,公司業績數據還暴露出了更多隱憂。


業務毛利率全面下滑,大幅拖累整體毛利表現。智通財經APP了解到,作為中國造紙工業自動化產品領先供應商之一的華章科技,擁有包括工業自動化系統,流漿箱在內的工業產品業務;包括設計服務,項目管理服務和安裝服務在內的項目承包服務業務;包括污泥處理產品,污水處理產品和垃圾衍生燃料產品在內的環保產品業務;以及包括售后服務,機器運行服務,倉庫物流服務和翻新服務在內的支持服務業務。


其中工業產品受益于2017年9月收購了流漿箱業務,以及報告期內支持服務刺激的工業自動化系統銷售額增加,錄得營收同比增長67.1%至2.03億元。不過為了支持支持服務業務,公司降低了工業產品的利潤率,以致于分部毛利僅同比增長35%至5312萬元,毛利率同比大幅下滑6.2個百分點至26.1%。


支持服務業務方面,由于公司開始為客戶提供包括整個造紙機生產線改造項目,及供應鏈金融服務等的新服務,營收實現同比大幅增長43.8%至2.51億元,但是由于占支持服務業務收入50%以上的新業務毛利率很低,該業務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22.7%大幅下降至9.1%,該業務毛利貢獻同比大幅減少42.2%至2284萬元。


更慘的是環保產品,由于廢水處理產品的需求減少以及沒有銷售RDF產品,該業務營收同比減少51.9%至4804萬元,毛利率更是由去年同期的22.7%減少至只剩3.2%,毛利貢獻同比減少93.2%至150萬元,而且公司已經確認數個暫停項目的虧損了。唯一保持穩定的是之前毛利率最低的項目承包服務,該業務受益于大型項目竣工,錄得收入增加21.1%至2.61億元,16.6%的毛利率水平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業務表現的不佳,讓公司在營收同比增長24.8%的基礎上,毛利還同比下滑了11.9%,整體毛利率下跌了6.6個百分點至15.8%。不幸的事還沒結束,公司還要面臨大量的商譽減值等一次性費用。


費用增長再添壓力


毛利下滑的同時,華章科技費用全面增長,尤其是一次性費用直接奠定了盈轉虧的局面。智通財經APP了解到,公司銷售及分銷開支、行政開支、研究及開發開支、融資成本凈額,分別同比上漲1.7%、33.9%、22.3%、113.3%至1336萬元、5698萬元、2292萬元以及1152萬元,費用方面錄得全面增長。


再加上公司金融及合同資產減值凈虧損從去年同期的2560萬元大幅增長至2860萬元,而其它收入項目更是由去年555萬元的盈利,直接轉變為1.09億元的虧損。資料顯示,華章科技其它收入項目中導致大幅虧損的是或有對價的公允價值變動、商譽減值兩項。其中前者是由于華章收購的美辰集團年度利潤超過了400萬元,按照協議將額外支付3044萬元,整體來說由于并沒有影響現金流,收購企業盈利達標也不是壞事,這塊費用還算說得過去。但是因為中國陽江的發展低于預期,公司收購的三七物流集團產生的商譽遭遇全面減值,這塊近1.05億元的商譽減值費用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因費用方面的全面拖累,公司報告期內凈利潤由去年同期盈利4790萬元,轉變為虧損1.3億元。即使剔除商譽減值、或有對價的公允價值變動、購股權開支等一系列一次性費用,華章的經調整利潤同樣是下滑60.6%至2230萬元,主業盈利能力在大幅減弱。


然而,這些并不是華章全部的問題。


財務安全存“難言之隱


應收賬款減值撥備大幅增加的同時,應收賬款逾期情況還在繼續惡化。智通財經APP了解到,華章2019財年應收賬款減值撥備為3954萬元,同比大幅增長兩倍多;其它應收款減值撥備同樣大幅增長177%至598萬元,其中一筆變動較大的9145萬元代表一名獨立第三方付款項,導致其他應收款凈額同比增長362%至1.26億元。截止報告期末,公司即期的整體應收款項及其它應收款項總額達到了6.07億元,同比增長5.6%。


而在賬齡方面,公司目前未逾期款項僅有3854萬元,占其它應收賬款比例的7.8%,剩余的均是逾期賬款,而且各逾期時間段的賬款均有大幅增長。數據顯示,逾期不超過3月的應收賬款,同比增長150.7%至2.38億元;3-6月的增長34倍至3335萬元;6-12月的增長64.7%至2055萬元;1.55億元的逾期1-2年賬款是占比第二大的,同比增長近193倍;逾期2年以上的賬款與去年規模差不多。


此外,截止2019年6月30日,華章科技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總額僅剩2420萬元,較去年同期的7290萬元大幅減少,但是目前公司流動負債中的計息貸款,還由去年同期的2190萬元大幅增至5480萬元。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