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推進,在打贏藍天保衛戰的背景之下,山東奧福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福環保”)憑借多年大氣污染治理行業經驗,摩拳擦掌追逐資本,沖擊上市。反觀其身后,奧福環保的問題不容小覷,包括了客戶集中度高企,大客戶業績堪憂,或賬款難回;應收賬款與銷售額數據“打架”,天然氣和電力的采購額前后“矛盾”,信息披露涉嫌虛假陳述等問題。


奧福環保客戶集中度高企賬難回 財務數據“打架”賬難平


客戶集中度高企 大客戶“自顧不暇”或賬難回


自2009年成立以來,奧福環保即專注于蜂窩陶瓷技術的研發和應用,在發展初期,集中有限資源實行重點領域的大客戶戰略。而歷經10年后,奧福環保的“大客戶戰略”的弊端或顯現。


據招股書,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奧福環保對前五客戶的銷售額分別為6,297.83萬元、15,530.16萬元、15,178.85萬元、7,916.42萬元,占當期營收的比例分別為67.81%、79.19%、61.14%、60.46%。


在客戶集中度高企的基礎上,奧福環保的兩大客戶,卻“自顧不暇”,或難“還錢”。


據第二輪問詢函回復,奧福環保自2014年開始向中自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自環保”)銷售蜂窩陶瓷載體,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對中自環保的銷售額分別為4萬元、187.1萬元、1,166.22萬元、655.38萬元。


據招股書,2018年,中自環保系奧福環保蜂窩陶瓷載體產品的第五大客戶,而2019年上半年,中自環保系奧福環保第三大客戶。


截至2019年6月底,中自環保為奧福環保第二大應收賬款客戶,應收賬款余額1,822.9萬元,占應收賬款總額的比例為14.93%。


截至招股書簽署日,即2019年9月18日,奧福環保對中自環保的應收賬款,期后回款為0元。對此,奧福環保解釋,由于短期資金壓力對方才未能按時回款,并聲稱中自環保近兩年經營狀況正常。


真相或非如此簡單。據同花順iFinD數據,2013-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中自環保凈利潤分別為11.62萬元、924.4萬元、-1,906.97萬元、-1,556.76萬元、1,122.83萬元。


2013-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中自環保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57.5%、61.07%、68.83%、70.63%、72.04%,逐年升高。


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數據,中自環保名下有兩處動產被抵押,登記編號為成高工商抵【2017】第085號和成高工商抵【2017】第074號,被擔保債權數額分別為234.48萬元、1,107.96萬元。而目前,中自環保被抵押股權數量合計為3,296.99萬股,占總股本比例超六成,且股權出質登記日期均為2018年以及2019年。


“雪上加霜”的是,近兩年,中自環保曾與客戶產生買賣合同糾紛而被訴訟。


據(2018)川0106民初2202號文件,成都新明華物流機械制造有限公司曾因買賣合同糾紛對中自環保提起訴訟,而中自環保被判支付貨款2.98萬元,并支付違約金2,500元等。


據(2018)川0191民初11124號及(2018)川01民終16377號文件,南京勁鴻茂科技有限公司曾因買賣合同糾紛對中自環保提起訴訟,而中自環保被判支付貨款275.5萬元以及資金占用損失20.83萬元等。


同樣面臨窘境的,還有另一位關系“微妙”的大客戶,海灣環境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灣環境”)。而關系“微妙”在于,海灣環境既是奧福環保的大客戶,又是其競爭對手。


據招股書,2018年,海灣環境系奧福環保第三大客戶,也是其VOCs廢氣處理設備產品的第一大客戶,同期奧福環保對其銷售額為1,748.72萬元,占營收比例7.04%。與此同時,海灣環境亦為奧福環境VOCs廢氣處理設備業務的主要競爭對手。


截至2019年6月底,海灣環境為奧福環保第三大應收賬款客戶,應收賬款余額1,478.51萬元,占應收賬款總額的比例為12.11%。


截至招股書簽署日,即2019年9月18日,海灣環境應收賬款的期后回款僅300萬元,對此,奧福環保仍是相同的解釋,由于短期資金壓力對方才未能按時回款。


據海灣環境招股書,2016-2018年,海灣環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3,755.57萬元、-4,629.31萬元、4,440.81萬元。


據海灣環境招股書,2016-2018年,海灣環境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合計分別為0.84億元、1.35億元、2.09億元,其中應付賬款分別為0.61億元、1.04億元、1.55億元。


據海灣環境招股書反饋意見,證監會曾針對海灣環境報告期內經營活動現金凈額長期為負、應付賬款持續增長、是否存在應付賬款還款困難等問題,作出問詢。


對于中自環保及海灣環境的“異常”情況,奧福環保或無過多防范。據招股書,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奧福環保壞賬準備僅分別為214.71萬元、265.58萬元、362.72萬元、64.78萬元。


客戶集中度高企,兩大客戶卻“賬難回”;令人唏噓的是,奧福環保對它們的應收賬款與銷售額,還出現“賬難平”的異狀。


奧福環保客戶集中度高企賬難回 財務數據“打架”賬難平


財務數據頻頻“打架” 信息披露可信度幾何?


身兼奧福環保大客戶及競爭對手的海灣環境,其披露的對奧福環保的采購額,與奧福環保披露的對其的銷售額,出現“打架”的情形。


據招股書,2018年,奧福環保對海灣環境的銷售額為1,748.72萬元。


然而,據海灣環境招股書,2018年,奧福環保的子公司德州奧深節能環保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州奧深”)系海灣環境第一大供應商,海灣環境對德州奧深的采購額為1,769.23萬元,比上述奧福環保對海灣環境的銷售額多出20.51萬元。而按照合并范圍計算方法,奧福環保對海灣環境的銷售額,應當比該采購額數據“只多不少”才對。


不僅如此,奧福環保的另一客戶中自環保,其銷售額或也存“蹊蹺”。


據招股書,2018年,奧福環保對中自環保的應收賬款余額為1,193.68萬元,期后回款金額為210萬元,而截至2019年6月底,對中自環保的應收賬款余額為1,822.9萬元。由此可推算出,2019年1-6月,奧福環保對中自環保新增應收賬款為839.22萬元。


若取招股書披露的增值稅率最高值17%,剔除增值稅,則2019年1-6月,奧福環保對中自環保不含稅的新增應收賬款為696.55萬元。


然而,在同一份招股書中,2019年1-6月,奧福環保對中自環保的銷售額(不含稅)為655.38萬元,比上述計算所得奧福環保對其不含稅的新增應收賬款696.55萬元,少了41.17萬元。


問題遠未結束。出現相同問題的,還有另一位客戶,濰柴動力空氣凈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濰柴科技”)。


據招股書,2018年,奧福環保對濰柴科技的應收賬款余額為1,025.86萬元,期后回款為896.57萬元。截至2019年6月底,奧福環保對濰柴科技的應收賬款余額為945.09萬元。由此可推算出,2019年1-6月,奧福環保對濰柴科技新增應收賬款為815.8萬元。


若取招股書披露的增值稅率最高值17%,剔除增值稅,則2019年1-6月,奧福環保對濰柴科技不含稅的新增應收賬款為677.11萬元。


據招股書,2019年1-6月,濰柴科技系奧福環保的第五大客戶,奧福環保對其銷售額(不含稅)為630.54萬元,比上述計算所得,奧福環保對濰柴科技不含稅的新增應收賬款677.11萬元,少了46.57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奧福環保的能源采購情況也疑點重重。


據招股書,2016年,奧福環保采購天然氣的金額為766.53萬元。


然而,在同一份招股書中,2016年,奧福環保對第一大供應商臨邑中邑燃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邑燃氣”)采購天然氣,采購額為768.74萬元,比上述奧福環保2016年的天然氣總采購額,多出2.21萬元。


除此之外,奧福環保的電力采購額,也出現數據“打架”的情況。


據公開信息,奧福環保曾分別于2019年4月29日、2019年8月29日、2019年9月19日先后更新了三次招股書。


據奧福環保2019年8月29日更新的招股書,2017年,奧福環保采購電力的金額為459.09萬元。


然而,據奧福環保2019年9月19日更新的招股書,2017年,奧福環保采購電力的金額卻為498.41萬元,比上述電力采購額多出39.32萬元。


而據上述兩次更新的招股書,重要會計政策及會計估計變更、會計差錯更正以及合并范圍變化等因素,或并未造成相隔僅20余日的,兩份招股書電力采購額之間的差異。


客戶集中度居高不下,兩大客戶紛紛出現還款難的情形,而財務數據頻頻出現前后“矛盾”問題,此番上市,奧福環保或將面臨大考。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